揭秘历史上的好水川之战,李元昊带西夏军大败宋军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北京刺客公益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李元昊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李元昊(1003年—1048年),党项族, 银州米脂寨(今陕西米脂县)人。1038年,35岁的李元昊正式称帝,建立西夏王朝,定都于兴庆(今宁夏银川市)。

      李元昊建立西夏后,为了能够掠夺更多的邻国财富,转移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并迫使宋朝承认他所建立的西夏王朝,发动了一连串的对宋战争。

      宋仁宗康定元年(1040年)正月,李元昊率10万大军发动了著名的“三川口之战”。三川口,在今陕西省延安市枣园,也就是延川、宜川、洛川三条河流的交汇处。

      这次战役虽然爆发在三川口,但李元昊的主攻目标却是延州(今陕西延安)。延州既是宋朝西北边境的军事要地,也是西夏出入的要冲。因此,成为李元昊对宋战争的第一个目标。

      在三川口战役中,李元昊大获全胜,随后兵临延州城下,并在城下与赶来救援延州的宋军名将刘平大战一番,虽然最后擒获了刘平,但在西夏其他各路军队失败的消息不断传来之下,再加上寒冬来临时,天降大雪,西夏军队补给不足,李元昊无心再战,下令撤军。

      宋朝则在三川口大败后,重新认识了西夏的国力,积极采取应对措施。宋仁宗先是撤换了延州知州范雍,将临阵脱逃的守将黄德和斩首,然后提拔户部尚书夏竦[sǒng]为陕西经略安抚使,韩琦、范仲淹为陕西经略安抚副使,让他们共同管理军事防务。

      1041年二月,李元昊再次率领十万大军大举攻宋,他把主力埋伏在六盘山下的好水川口(今宁夏隆德),另一部分攻打怀远(今宁夏西吉东部),声称要攻打渭州(今甘肃平凉),诱宋军深入。

      韩琦得知西夏大军已经到达怀远城后,急忙派大将任福领兵应战,同时又任命耿傅为参军,桑怿为先锋。令朱观、武英、泾州都监王珪等各率所部,在任福的指挥下,共同抵御夏军。

      为了确保对西夏战争的胜利,韩琦在任福出发前交待得一清二楚:自怀远城经得胜寨(今宁夏西吉东南)直趋羊牧隆城(今宁夏西吉兴隆镇),出敌之后对西夏军发动攻击。各堡垒相距才四十里,道路便利,辎重在近,审时度势,能打就打,不能打就出敌后据险设伏,敌退回时进行攻击。

      临行前,韩琦再三叮嘱任福:“及行,诫之至再。又移檄申约,苟违节度,虽有功,亦斩!”

      李元昊到达怀远城后,从谍报获悉宋将任福已经带兵向北进发,于是命大军趁夜色朦胧,向西南方向推进,在羊牧隆城南、瓦亭川东山地摆好阵势后,静待宋军的出现。

      宋将任福和先锋桑怿、参军耿傅等率领轻骑数千,翻过六盘山,到达笋头山西麓时,遇上宋将常鼎、刘肃与夏军正在酣战。他不知是计,随即参战,斩西夏兵首级数百。夏军丢盔弃甲,抛下牲畜,假装败逃。桑怿、任福随后追赶,当晚,驻扎在好水川。

      与任福、桑怿相隔五里远的地方,宋将朱观、武英在此驻扎,他们与任福、桑怿约好明日在好水川会师,一举歼灭夏军。

      佯装败逃的夏兵,一直与宋军保持四、五里的距离,引诱其追赶。任福忘记了临行前主将韩琦的吩咐,而是兵分两路对西夏穷追不舍。

      第二日,朱观军在北,任福军在南,沿好水川继续追赶,一直追到笼竿城北,发现中了李元昊的诱兵之计。任福大惊,准备冲出包围,率兵沿好水川向西奔逃。

      出六盘山后,宋军士兵在路边发现有很多密封的泥盒,内中有跳动的声音。宋兵大奇,打开后,数百只系哨的鸽子冲天而起,在宋军上空久久盘旋。

      一直静候的李元昊见鸽子飞起,知道宋军已进入埋伏圈。决定用分割包围的战术歼灭宋军。他命将军克成赏率领5万人马围攻正在驻扎的朱观、武英所率的宋军;自己则亲自率部围歼任福、桑怿等宋军。

      任福所率的宋军早已人困马乏,饥渴交迫,大战之下,渐渐不支。任福下令突围,军左冲右突,都没能破围而出。

      桑怿力竭战死,任福被夏兵围困,身中十余箭,血流如注。见大势已去,宋军小校刘进劝任福投降自免,任福大叫:“吾为大将,兵败,以死报国耳! ”

      任福继续挥动兵器与夏兵决斗,面部中枪后,任福无法再战斗,以手扼咽喉自尽,其子任怀亮也战死。

      在任福军被困的同时,朱观、武英的部队也陷入重围。两军隔山虽然只有五里,却早已失去了联系,彼此不知对方的情况。

      夏军分左右两翼包抄朱观、武英。幸好王珪率领的千余步兵及时赶到增援,渭州都监赵津率骑兵也同时到达,才摆脱被围的困境。

      宋军将四路大军合兵一处,准备向夏兵发起反攻。不料,李元昊在歼灭任福所部后,从背面杀来。宋军顿时腹背受敌,乱作一团。

      此役宋军几乎全军覆灭,王珪、赵津、武英、耿傅均战死,只有副将朱观率领1000余人,退守一处围墙之内,四向拼杀,得以幸免。

      好水川之役,宋军损失惨重,阵亡一万余人,任福以下几十名将校全部战死。宋廷震惊,宰相吕夷简连连惊呼“一战不及一战,可骇也!”

      宋仁宗一怒之下,将夏竦降为豪州通判,将韩琦贬为秦州知州,范仲淹为户部员外郎、知耀州。

      此战,李元昊运筹周密,预先设伏,诱宋军就范,发挥骑兵优势,突然袭击,一举获胜,是一次成功的伏击战。

      西夏大获全胜后,李元昊踌躇满志,他命随军参谋张元题诗以记之:

      夏竦何曾耸,韩琦未足奇。

      满川龙虎辈,犹自说兵机。

      在这首寥寥二十个字的五言诗里,李元昊把宋军将领藐的是一无是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