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德逊研究所:疫情让欧洲获得削弱美元霸权的机会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北京刺客公益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讯近日,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文章《美国货币霸权下的欧洲:新冠肺炎的流行将如何破坏一个百年关系》(Europe under US Monetary Hegemony: How the COVID-19 Pandemic Will Undermine a 100-Year-Old Relationship)。文章认为美国的货币霸权自100年前开始,一直是欧洲不稳定的根源。此次新冠疫情的暴发将可能促进美国货币体制走向稳健的霸权模式,从而削弱其对欧洲的威胁;同时这可能为欧洲进行更有力的货币改革带来机遇。


    美元霸权是欧洲不稳定的根源


    作者表示,美国自一战崛起成为全球货币霸主后,美元霸权就一直是欧洲巨大不稳定性的根源。一战后不稳定的美元霸权体系导致魏玛共和国的崩溃;二战后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则在1973年-1975年引发了巨大的经济危机。


    美国货币霸权的主导特征就是通胀,尤其是在选举期间。正如曾在尼克松总统时期出任美国财政部长的约翰·康纳利(John Connally)所说的:“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问题是你们的。”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期间,美国的货币体制变得更加不稳定。现在的“已知未知数”是,欧洲是否会再次出现挑战美国通胀优势的力量?而美国的高通胀是否会导致其对欧洲的货币霸权崩溃?


    德国抵抗美元霸权20年


    作者指出,在美元本位体制下,德国一直是美国货币通胀的受害者。因此,到1960年代后期,德国就已经开始反抗美元霸权。德国的社会民主党正是凭借“重估德国马克”的纲领而赢得1969年的大选。这个纲领确保了德国中产阶层在储蓄和购买力方面的利益。


    在20世纪70、80年代,作为国际第二大货币的德国马克成为限制美元霸权下通胀破坏力的重要力量。但随着1985年秋天,美国推出新的美元贬值政策,引发新一轮的货币通胀之后,德国抵制通胀的力量开始崩溃。


    当时,德国总理科尔领导下的政党财政状况不佳。该政党的资金来源主要依赖大型出口商的捐款。而德国央行在奥托·波尔的领导下继续推行强硬的德国马克政策。因此,科尔拒绝了德国央行,转而登上欧洲经济货币联盟(EMU)的火车。


    作者表示,欧洲经济货币联盟实际上是在强化美元霸权。这是因为,自从1999年欧洲央行(ECB)成立开始,欧洲央行就采用了与美联储当初利用美国货币政策时相同的2% 通胀标准,并背弃了德国央行在鼎盛时期奉行的货币主义原则。


    这导致了1998年-2007年的资产大通胀以及随后的萧条,其在欧洲的情况甚至比在美国更为严重。为了应对随之而来的欧洲主权债务和银行业危机,欧洲央行的货币激进主义比美联储更为严重。


    疫情大流行破坏美元霸权


    作者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将促使美国货币政策更加激进化,欧洲亦不例外。不过,与美国不同的是,欧洲还面临着一些紧迫性的任务,比如避免意大利政府和银行系统的破产。这也意味着德国需要通过欧洲央行向其输送大量的资金。


    作者认为,如果这些激进政策导致的后果是高通胀的话,那么这可能会在美国国内激发起要求稳健美元货币政策的政治力量。最终华盛顿也将可以从稳健的美元霸权中获得更多的好处。


    作者表示,在一个健全的货币体系下,美国将吸引更多的国家将其货币与美元挂钩。作为美元本位的核心国家,美国的资本成本最低。这是美联储操纵行为不会带来的真正优势,也将使美国避免周期性的大萧条和衰退。


    不过,稳健的货币政策可能在欧洲引发其他结果。作者认为,在当前欧洲经济货币联盟的体系下,稳健的货币政策将意味着停止向诸如意大利这样的国家输送大量的资金。这将导致欧洲经济货币联盟的崩溃。在此之后,将可能出现以德国为中心组建起规模更小的新货币联盟。


    作者表示,当前局势发展的一个底线是,在疫情暴发后,美国的高通胀可能意味着美国对欧洲的货币霸权有所减弱,并且很可能无法撼动欧洲货币体系。不过,作者认为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因此,作者强调,如果健全的货币力量最终在美国取得胜利——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民众对不健全货币造成的贫困感到不满——那么,这将为欧洲带来更迅速、更有力的货币改革机遇,比如,以德国为中心的小型货币联盟取代现在的欧洲经济货币联盟。(记者 郑伟彬)